凌晨12點, 把玫君送回家(我的媒體執行兼好友), 轉個彎要準備回板橋的新住所. 今晚本來想回關渡陪媽媽的, 但是看風雨挺大, 還是決定要回比較近的板橋.

父親節, 對我已經不具備太大的意義, 因為我的父親已經往生七年. 昨天在採排, 唱到"你"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. 希望明天不要在台上就哭起來, 很難說.

今天下午想打個電話給媽媽, 該祝她父親節快樂? 的確, 她是絕對有資格受我這一句, 從我12歲, 就是媽媽一個人在我的生活中扮演好多角色. 她的辛苦別人也許不懂, 可是我35歲了, 我知道她有多了不起. 有個牡羊座的兒子不是件輕鬆的事情, 但媽媽做的很好, 她很盡力. (明天看到李媽媽, 大家要熱情跟她打招呼!!!!!)

昨晚排練完, 風雨之中開車從基隆的練團室回台北, 我一直在想會不會連非售票的演唱會都沒有人來? 會不會我唱的不好, 下一次都沒有了. 雖然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去, 但是每隔一小時左右我就會醒來看鐘, 因為早上我還要做講義. 我真的很想很想好好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最好, 但是我就是這一個人, 能做多少?

摸摸自己的胸口, 都是排骨, 想起小姨媽罵我的話: "你瘦到跟人乾一樣, 嚇死人, 別人以為你吸毒."

早上起來很認真地把講義做得差不多, 挺有成就感的. 但是又想到歌詞還沒背, 又花了半小時背歌詞.

想著昨天晚上練團的細節, 我胃突然一陣抽痛, 是擔心嗎? 還是興奮我自己也弄不清楚.

突然想起已往生的所有家人, 多希望他們會在我身邊.

我腦子裡幾乎每一秒鐘都是人, 事, 物, 畫面, 好累ㄚ.

為什麼?

因為我是李立崴.

創作者介紹

李立崴/李威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