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說我的人生是個舞台,應該比任何人都恰當。

舞台上,有燈光音響,有輔助我的樂手,有音控,有導演,舞台中央,有我賣力演出。舞台下,有無數的觀眾,來來去去,有的在我的演出裡面找到自己的人生縮影,快歌可以讓人盡情狂舞,釋放所有,慢歌耐人尋味,黯然淚下。

登上舞台前的準備、試裝、排練,售票的壓力,在表演者的心裡不斷醞釀、累積。也許,我不用承受最大的壓力,因為這次表演,是不是能成為最美麗、空前絕後的演出,成敗是主辦單位的。可是,身為一個敬業的演出者,必須要全力以赴,有時候,不是真的因為樂在其中,是因為不想讓別人說自己的閒話,成為別人口中的爛角色。

同樣的歌曲,不斷頌唱,如果不能求新求變,不要說觀眾,連演出者自己都嫌煩。

別人的歌曲,也要試著挑戰,才能對於自己的表演有更多驚喜,讓觀眾覺得值回票價。

一首歌,唱的平淡,會被說不夠投入。同一首歌,唱的激昂,被說成灑狗血,太油。

一切,當掌聲響起,演出者心裡的酸甜苦辣,都不再重要。

下了台,要學會忍受沒有掌聲的一個人生活,但身為表演者,做任何舉動,都希望獲得掌聲,成了習慣。

所以,表演者努力學習,讓自己懂得怎樣學會忍受孤單。

孤單久了,就變成孤獨,孤獨久了,就變得孤僻,孤僻久了,就再也不知道怎樣讓自己從表演者的身分,回到一種平靜的生活。

當表演者在台下的生活充滿苦難,在台上表演者卻要光鮮亮麗,忍著自己的苦,勇敢上台。

表演者,沒有資格抱怨,只能在各樣惡劣的環境、條件之下站在台上,就算台下只賣出兩成的票,一樣要唱。就算只有一個人,還是要唱。不為了對不起觀眾,只為了對的起自己的工作良心。

貢獻出自己的一切,卻忘記了善待自己。感情,成了大家祝福的八卦。身材,就是大家品頭論足的對象。

我常在想,有一天,如果我封mic,從人生的舞台上走下來,不再演出,沒有壓力了,這個演出者剩下的是什麼?

不過,目前,這個演出者票房甚佳,表演都在水準之上。

如果,當主辦單位發現,演出者已經沒有票房,演出者該怎麼辦?

當我20多歲,看著身旁的朋友,我的事業最傑出,心裡的狂妄,很放肆。但是,當我將邁入40,看著身邊的朋友,也許我還是最忙碌,最令人羨慕,可是,看著她們的家庭、第二代,一個小小的窩,充滿吵雜、擁抱、愛。是不是,站在台上的我,也該為我自己,找尋一個新的方向?

舞台上的掌聲,真的很讓人迷惘,但是,這個演出者,應該要開始認識真正自己的嚮往。

 

回想剛剛站在舞台上的我,看看現在站在舞台上的我。心裡突然有種慌張、有種說不出的感謝、可是,總有落幕的一天,卻不敢多想。

 

李立崴/李威老師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李立崴/李威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